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種情感,無關風月

今天下午回老家了。和表姐、弟弟頂著太陽騎摩托回的。
  
  外公外婆還是沒變,永遠是記憶中慈祥的樣子。只是聽鄰居們說,外公似乎有點兒老糊塗了。某一天突然起床到外婆房裏要找孫子。而表弟那會兒在學校呢。今天表姐站他身後看老人家打老牌時,他叫成小表姐的名字了。那一瞬間,心裏是說不出的滋味。
  
  我希望他們能一直在。五年、十年、十五年…直至我畢業、結婚、生子。共用天倫之樂。
  
  回程的時候,拿了些紙香去看舅舅。坡上路旁的進口都堵滿了垃圾,那時清晰的路已長滿了各種植物,只能憑著依稀的記憶向前走著。那會兒的陽光還很盛。草地上各種雜草瘋長,記得清明時順著路還能一眼望見他躺著的地方,如今視線卻快被淹沒在草裏。忽視掉無數只蟲子還有蚊子的親吻,終於見到了他。他的家四周都被野草包圍了,甚至房頂。我們倆只能理清出一小塊地方,背著陽光、蹲在他的門口,捎去那些深埋的牽掛。
  
  又是這個季節。又是這個時辰。兩年前的那天我來看他。獨自一人,夕陽還漫著餘輝。後來和死黨通了很久的話。嘴角蔓延的都是苦澀。我不願再一頁頁地翻開歷史。因為每看一頁,總會有那麼些心酸;而那些快樂在洪流中也被傳染上瘟疫了,不再是初時明媚的色彩,都被鍍上了一層淡淡的殤。
  
  我們總愛說如果。在走出林子的路上,我也這樣想了如果。可一切早已塵埃落定,無論幸或不幸、悲或喜,都無法再改變。所有的如果只是大腦的主觀臆想。只是我們的一廂情願。只是永遠不可能實現的如果。
  
  那麼多我在乎的人都還在。我不要再說如果。我只要好好珍惜。我只願都安好。
  
  就是這麼一種感想。很簡單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