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個女人的史詩

寫一首女人如詩,每當動情之時,婉轉的相思。回憶是永遠郵不去的地址,卻是你唯一寄託的方式。
  
  寫一首女人如詩,每當日暮西辭,染黃了心事。歲月是眼角抹不去的潮濕,夢醒時已流逝冷暖自知。
  
  ——題記
  
  花了近三天的時日去看《一個女人的史詩》,情緒一直跟隨此作品裏的劇情人物角色起伏,或喜或悲,或高昂或低落,無不驚歎於演員的實力。也證實了一點:戲好不好,選對演員最重要。這部戲就更能證明,裏面的演員對自己人物的刻畫都很到位,每一個細節都很和諧,給人一種生活化的視覺享受。看完此劇後,對於裏面的幾個人物我感觸很深,就此粗略的記下自己當時的感觸。
  
  一田蘇菲
  
  田蘇菲這個人物給我的印象很深刻,主要反映於在戰爭年代一位為愛至死不渝,一生為愛執著的人物形象。在她身上我看到了一種愛情信念,一種愛情真諦,更是一種愛情精神:愛情裏只要付出愛的種子,就能夠收穫情的果實。
  
  當時處在戰爭年代,想要有一番轟轟烈烈的愛情簡直是一種奢望,只能面對現實,看清自己所要走的路。小菲,是一個大時代裏很平凡的小人物,而她不畏懼生活的艱苦,現實的殘酷,一直為了自己的愛默默付出,全力的去維護那個家,雖經歷了無盡的困苦,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愛情。她身上的那種不離不棄,為愛付出的精神讓我使之為震撼,從她身上也正反映了中國那些可歌可泣的婦女同胞們,她只是一個當時社會的一個產物,而她也代表了一代偉大女人的史詩。
  
  小菲很傻,很多人都怎麼說,可也正是她的那種傻換來了後來的幸福。伍善珍、孫小妹、陸琳等這些人物角色也刻畫了當時社會人性醜陋的一面,也正是這些人物人性的醜陋就更加凸顯出田蘇菲身上的一種精神,也傳達了一種人生追求。她們在愛情或是婚姻裏,只要有一點困難,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怎樣的保護自己,不論是伍善珍為保自己堅毅跟蹲監獄的丈夫離婚,孫小妹看到追求自己已久的情人被抓時急忙劃分界限,還是陸琳看到丈夫無權後,連忙離去,都無不與田蘇菲一個大反差,就在丈夫被抓蹲監獄時,還送飯送衣,不離不棄,也無不是一代平凡女人的史詩。
  
  為了愛情,她什麼都願意都去做,女兒說:“媽媽愛爸爸,愛的太笨。”她確實愛的太笨,笨到為了留住丈夫,雖丈夫總不打理自己,還老自討沒趣的去討好丈夫,可換來卻是丈夫冷漠的煩悶。可她幾十年來始終保持著那種對丈夫的愛,默默的承受著丈夫的冷漠。時間是最好的證明吧,也正是她那種對愛情的執著,小菲終於留住了歐陽萸,歐陽萸在經過了漫長的精神漂泊後也終於心甘情願地與她相濡以沫共度餘生。一個女人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竟然是如此的艱難,卻又因這艱難而愈顯珍貴。這就是一個普通女人譜寫出的一首偉大的愛情史詩。
  
  田蘇菲,一位很平凡渺小的女子,作為一名時代的產物,她不僅傳達了一種對愛情執著的精神,更體現了一種自古不變的愛情觀念,為了自己的愛情,默默付出,總會有屬於自己的幸福。
  
  愛情,這個詞,總是給人一種渺茫,傷感的概念,總在埋怨愛情裏面只有悲傷,但我們先撇開這些,先想想什麼是愛?什麼是情?所謂愛情就是為了愛默默付出才能彼此培養出一段真摯的感情。從田蘇菲這個人物裏面我領悟出:在愛情路上,很坎坷曲折,但只要不放棄,多為別人想想,默默地為他(她)付出,必能有幸福的歸屬。
  
  二田媽媽
  
  田媽媽,整體給我的印象就是豪爽、潑辣、刀子嘴豆腐心的典型時代婦女。在她身上我也看到了一些難得精神,為了兒女操勞一輩子。丈夫早逝,獨自一人靠著一點家當拉扯女兒,過著一斤豆芽吃三頓的貧苦生活,能夠想像的出她的艱辛和不易。
  
  田媽媽,這種閒不住的個性註定要在忙碌中度過,一生坎坷,死要面子。為了兒女,盡然拋棄了面子,低三下四地想鄰居借錢,為了兒女,她是毅然決定拿家裏的紅木櫃,紅木床做抵押。哎,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田媽媽,過世了,在忙碌中走的,走的很急促,正如歐陽庾說的:媽,這一輩子活的爽氣俐落,走的時候也爽氣俐落,不給兒女添一點麻煩。是呵,一生為了兒女,就連走了也不拖累兒女。
  
  看到這裏,我莫名地落淚,不僅僅是感動於田媽媽這種為兒女的情懷,而是在她這種精神上看到了我祖母的身影。
  
  祖母出生於解放初期,日子過的貧苦,可她面對生活的重擔不畏懼,伸直腰板抗下,拉扯膝下幾雙兒女。為了兒女,她拼命地掙扎著。待到兒女們長大後,結婚生子,又有了我們,父母為了工作,遠離家鄉,而我們只有依靠祖母。
  
  歲月蒼容,時光荏苒,一晃我們也漸漸長大,可眼望年邁的祖母已蒼老的像棵枯竭的老樹,全身只有一層皺巴巴的老皮。祖母老了,逃脫不了時間的摧殘,那筆直的腰板早已被壓得縮成一團,圍成一座小山。我怕,我怕那天祖母也會像田媽媽那樣匆促的離開我們,而我們只能帶著遺憾懷念祖母。女人如詩,祖母就是那首詩,隨著時間腳步,慢慢領悟詩中蘊意。
  
  女人,很神聖的天使,為了愛情,為了兒女,像夜裏的蠟燭,默默地燃燒自己。
  
  寫一首女人如詩,每當動情之時,婉轉的相思。回憶是永遠郵不去的地址,卻是你唯一寄託的方式。
  
  寫一首女人如詩,每當日暮西辭,染黃了心事。歲月是眼角抹不去的潮濕,夢醒時已流逝冷暖自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