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酒醉的思念

酒醉的男人是最脆弱,酒精麻痹了身體,卻興奮了殘存的記憶,此時不在眷顧自己的身體,卻為執著那一絲失落而傷害自己。

  生活苦累,芸芸眾生,莫過如此…記得武俠劇《仙劍奇俠傳》大結局中,李逍遙盡全身力氣喊出“愛無限”,拼盡最後一絲力氣剷除大魔頭拜月。 一個為愛質疑的可憐人,驚心動魄的感動,生活再艱難,有愛就有幸福。當看到心愛的男人醉酒後的癡態,可笑?可氣?不忍?細留心,那如嬰兒般純真清透的眼神,讓人怎忍心呵斥辱罵…

  我也曾體會過醉酒的滋味,體會過那種天旋地轉無法自己的糟糕,酒精麻痹了神經,卻讓僅存的意識更加無助。

  當你說鬱悶時,我能夠想像出你緊縮的眉頭無奈的神思,一句句詢問後,終於不再回應,怎就猜不到那酒醉後的癡狂?

  愛情就是那一掊細沙,我如何的掬在手心不放鬆,可終究還是從指縫中悄然滑落,除了望著那漸漸漂泊遠離的身影,唯有心酸。想那曾經的天長地久,終究只是一場鏡花水月而已。

  遙望婉約的江南,把久遠的思念望成一幅淡抹水彩,誰是那墨水中盈盈的芙蓉?拾春的一抹新綠裁一襲水色群衫,用一片嫣紅束青絲,挽秀鬢,踏著彩虹織成的錦緞行走隱隱成詩的岷江,風情款款,行從江畔,唱出山前。略略花痕,差差柳意,是我指尖劃過的記憶,於是,知道有些思念不能隨風飄散,而是揉碎在心,銘刻在骨,待酒醒,誰會為你沏一杯清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