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孟連咖啡幾經挫折終於迎來春天

又一個山花爛漫的春天!山野裏,鮮豔奪目的花朵在咖啡園裏爭相綻放,然而,美麗的花朵背後卻曾經曆了霜凍的寒冷和春天的溫暖,演繹著一個個色彩斑斕的故事,描繪著無情災害帶給咖農的痛苦和咖農喜迎豐收的笑臉。記者嗅著濃香的咖啡和帶著對咖農的深情厚意踏進綠色生態的孟連咖啡園,躍入眼簾的是一個個甜蜜美好的家園。
    “1999年,思茅的羅成龍到芒中動員傣族農民種咖啡,農民拿出土地入股和管理咖啡基地,羅成龍供給種苗、化肥和付管理費及技術培訓,並向農民收購咖啡鮮果。當時,我拿出14畝山地入股種咖啡。可是,當年的12月23日—30日一場殘酷無情霜凍破滅我的‘咖啡夢’,咖啡苗90%以上受損,美夢成泡影,欲哭無淚。痛定思痛,我決定東山再起,2001年,我又育苗和羅成龍合營14畝,獨自開種29畝,加起來有43畝。功夫不負有心人。2009年,我家僅咖啡一項收入就達11萬多元,其中,與羅成龍合營14畝收入3萬多元,自己種的29畝收入8萬元。”孟連縣娜允鎮芒中村的傣族咖農波葉章嫩指著自家的咖啡園高興地告訴記者。
    波葉章嫩的講述鮮明地反映出他種植咖啡的艱苦歷程和迎來豐收的喜悅心情,其實,波葉章嫩種植咖啡的歷史過程便是孟連咖啡發展的一個縮影。孟連咖啡的發展走過霜凍迎來了春天,至今,咖啡已成為農民增收、企業增效、出口創匯的優勢特色產業,正濃墨重彩地書寫著嶄新的篇章。
    ?馬鎮帕亮咖啡廠廠長熊亞光說:“1988年,我們在帕亮村開種咖啡,第二年發展到1119畝,當時屬於鄉鎮企業,接著架通了咖啡地的水、電、路。可是,1999年12月突如其來的一場霜凍,大多數咖啡被凍死,咖農的夢想化為泡影,只剩下半死半活的600多畝,咖農的積極性受到挫傷,銀行凍結貸款,企業負債累累,咖啡產業跌入低谷,企業進入了最為困難的時期。當時咖啡產業面臨困難的不僅僅是帕亮村,孟連縣和全市咖啡都受到霜凍災害。”
    孟連縣地處低緯度、高海拔,為南亞熱帶山地濕潤季風氣候。冬季短而無嚴寒,氣候溫和,年溫差小,日溫差大,日照充足,熱量豐富;雨量充沛,終年溫暖濕潤,濕度較大,幹濕季明顯;以山地、坡地為主,多為河谷和荒山;土壤質地疏鬆肥沃,排水良好,濕氣充足;季節差異小、晝夜溫差大、是種植咖啡的最理想地區之一。孟連縣的咖啡大約在150年前就有零星種植,但大規模的種植則始於1988年。
    咖啡、可哥、茶葉是世界三大飲料。但在中國這塊熱土上,咖啡是從國外引進種植的經濟作物,中國人飲用咖啡的人並不多,咖啡市場主要在國外。因此,咖啡產業的發展開始就受到國際市場的限制。孟連縣把豐富的熱區資源和各族群眾多年來開發種植熱區經濟作物的經驗相結合,發揮優勢,科學規劃,發展綠色產業。 1988年,提出試種5000畝咖啡目標,準備在?馬帕亮、芒信糯伍、富岩登嘎拉等地開發種植。由於受國際咖啡市場價格波動的影響,對咖啡種植思想認識不統一,以及資金技術管理跟不上,咖啡產業發展緩慢。至1997年,發展咖啡4212畝,未完成5000畝目標任務,投產面積723畝,產咖啡豆(米)40 噸,銷售收入60萬元。這時,咖啡產業弱小經不起大浪,步伐徘徊不前,隨時可能被咖農放棄。任何事物都在發展變化,包括咖啡國際價格。1998年,國際市場上咖啡價止跌回升和趨於穩定,而且咖啡需求量日益增大,孟連縣委縣政府迅速作出反應,提高對咖啡產業發展的認識,統一思想,從長遠發展著眼,超前謀劃,把咖啡產業發展作為調整產業結構、財政增效、農民增收的一項支柱產業來抓,並列入“六個二工程”,提出規劃5萬畝、發展3萬畝目標,出臺鼓勵咖啡產業發展的相應政策措施,催生咖啡產業的迅速發展。經過一年的努力,1999年新定植面積11558畝,咖啡面積達到21532畝,與1997年相比增長 511.2%,產咖啡豆169噸,銷售收入125萬元。波葉章嫩說:“芒中村96戶都是傣族,1999年縣、鎮幹部到村裏動員農民種咖啡,農民積極性很高。思茅的羅成龍與農民達成種植的協議,農民拿土地入股和管理基地,並把咖啡鮮果交給羅成龍。羅成龍支付開墾費、農藥、管理費,全村合營種植1117畝,農戶全部都參與。”
    人算不如天算。當孟連縣的咖啡產業正加速崛起時,1999年12月23—30日,普洱市大範圍內出現來勢兇猛,持續時間長,程度強烈、歷史罕見的霜凍,全市咖啡受到嚴重的低溫霜凍災害。孟連縣的咖啡和全市一樣受到嚴重的災害,90%以上咖啡受損。孟連縣咖啡辦主任龍加友說:“1999年12月發生的那次霜凍,回想起來真讓人心痛,90%以上咖啡面積受損,全縣只剩下不死不活3000多畝,而且一部份要及時作技術處理和精心管理才能存活,更為嚴重的是農民的積極性受到嚴重的打擊。”景信鄉?白村委會主任紮思說:“回良老緬村民小組全是拉祜族,1998年供銷社來種1000多畝,63戶都參加。在1999年 12月那次霜凍後,只剩受損後活著的600多畝,拉祜族群眾剛開始種植咖啡就受到了傷害,真是當頭一棒。”波葉章嫩說:“全村有咖啡1117畝,當12月份霜凍來時,具體的說90%以上的受損,羅成龍損失300多萬元,群眾心裏都涼了。”帕亮村咖啡廠一組組長拉祜族咖農紮拉說:“記得1999年12月份霜凍來時,我們組管理的咖啡是普洱的熊亞光來帕亮開墾種植的,面積1000多畝,當時1000多畝90%以上被凍壞,只存有少量的幾棵。”
    從記者採訪的咖農和咖啡廠、村委會、咖啡辦的負責人講述中,霜凍給孟連新興產業———咖啡毀滅性的襲擊,帶給咖農和咖啡經營者深入的思考:咖啡產業的路子是走對了還是不對?如何堅定信心和重振旗鼓?同時,從霜凍災害可以看出,咖啡是一種園藝作物,耐不了高溫和低溫,要求像栽花一樣精心護理。咖啡也是一個高風險的產業,管理、技術、投資一定要到位,投入少、產值低,相反,投入多、產值高。咖啡種植管理技術要求高,要經常培訓咖農和管理人員,才能適應咖啡產業發展。咖啡產業是高風險的產業,發展模式上兼業隊比專業隊更好,因兼業隊有田地,種植咖啡同時也不放棄農業生產,如果咖啡遇到風險,就由其他副業補上,但兼業隊要掛靠咖啡公司,經常參加技術培訓,技術才有保障。專業隊單獨從事咖啡種植,把全部精力集中來種植管理咖啡,不兼其他副業,雖然技術有保障,如果咖啡遇到風險,沒有田地等其他副業,就會影響生活。
    “那次霜凍以後,雖然咖啡的受損面積相當大,但是咖農通過對損害的咖啡樹採取鋸柱、補苗等措施後,又重新樹立起種咖啡的信心,繼續發展咖啡。當咖啡產業正在恢復時,2002年又遇上國際咖啡市場的低迷,咖啡產業跌入低谷。2005年國際市場的咖啡價格又好起來,咖農和企業的積極性又高漲起來,企業又能得到銀行貸款支持,咖啡產業發展迎來了新的機遇。咖啡真是幾起幾落,這種情況不單只是孟連,普洱市種植咖啡的地方都是一樣。”孟連縣農業局黨總支書記鐘繼倫告訴記者。風雨之後顯彩虹。1999年的霜凍災害發生後,孟連縣委縣政府並沒有因此失去信心,放棄咖啡產業,而是在困難面前更顯堅強。在縣委縣政府的領導和支持下,各企業增強信心,團結一致,振奮精神,奮力抗災,把災害減少到最低限度。採取切杆、補苗、新植等恢復生產措施,使咖啡產業恢復正常,2001年咖啡種植面積達到22799畝。事物往往不像人們想的那樣一帆風順。受國際咖啡市場低迷的影響,2002年、2003年、2004年連續幾年出現咖啡地丟荒現象,2002年咖啡面積只剩下17657畝,咖啡產業雪上加霜,發展步履艱難。2005年,國際咖啡市場開始復蘇,孟連咖啡產業又迎來難得的發展機遇,種植面積、產量、產值連續增長,孟連的咖啡產業又進入了高速發展階段。
    波葉章嫩說:“想定事情就一定要堅持做,才會成功,否則就半途而廢。1999年12月霜凍後,群眾心裏有點涼了。但後來羅成龍又來動員群眾再種,羅成龍因困難付不起管理費,但還是把2001年咖啡全部定植完。第一批摘果收到100噸,收購價又低,1元1公斤鮮果,群眾還是沒有放棄。”紮思說:“那次霜凍後,只剩下600多畝,一棵也沒有砍掉,採取補救措施,又重新開墾了1000多畝,現在有2000多畝,人均收入700多元,農民掌握了咖啡種植管理技術。”熊亞光說:“霜凍後,我們信心沒有失去,重新發動群眾種植、補苗、施農藥,但這段時間價格比較低,鮮果價低到0.8元,對整個孟連來說,大同小異,咖啡種植處於重新開始階段,大多數在這個時候啟動咖啡種植,2000年到現在,雖然咖啡價值出現波動,但我們一直都沒有動搖種咖啡的信心。”
    梅花香自苦寒來。20多年來,孟連咖啡產業的發展,在一條佈滿荊棘的坎坷道路上艱難前行,這其中灑滿了咖農的汗水和艱辛。2009年,全縣已建立61個咖啡基地、5個咖啡公司和26個咖啡場,涉及6個鄉鎮、34個村民委員會、94個村民小組、5817戶、23306人,勞動力12438人,其中專業戶 930戶、3101人,勞動力1589人;管理員83人,其中技術員50人。參加過咖啡產業聯合會和雀巢思茅農藝部培訓班的人員有520人。咖啡種植面積 42497.72畝,居全市第三位,占全市17.8萬畝的21.3%,產值4700萬元。2010年預計實現咖啡總面積50000多畝,預計投產面積 21000畝,預計產值5000多萬元。“十二五”規劃發展80000萬畝,產值突破億元,將咖啡產業培植成支柱產業。
    孟連咖啡從1988年至今經歷幾起幾落。在縣委縣政府的領導下,通過各有關部門、咖啡企業的共同努力,克服了低溫霜凍、市場低迷、後期投入資金不足等困難,走上了恢復、鞏固、提升發展的軌道。從2005年以來咖啡面積、產量、產值連續增長,咖啡產業成為農民致富、企業增效、出口創匯的優勢特色產業,顯現出主要支柱產業發展態勢。咖啡產業在農村經濟發展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同時成為孟連縣調整產業結構、保護生態、加快經濟發展和促進山區、半山區農民脫貧致富的有效途徑。
返回列表